网络代驾职业“冲击”传统代驾:司机兼职 监管真空

2020/3/25 0:22:01

原标题: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代驾司机接单后,与客户通电话。

 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网络代驾客户端显示出附近代驾师傅的接单状态。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5月15日晚上10时28分许,代驾司机与客户接头后,到了地下停车场,上车检查车况。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代驾司机等客人坐好,检查过车况后,出发。

 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代驾司机接单后,与客户通电话。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手机上显示的代驾司机的工作信息。

我知道的司机里面,就真有这样的人,他就是喜欢开车,喜欢尝试不同的车型,但自己又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么多车,那么,兼职代驾无疑给他提供了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——— 某代驾公司负责人

代驾行业,无主管单位、无准入门槛、无统一标准。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代驾公司、代驾司机还是车主的权益,都缺乏必要的监管和保护。

——— 法律界人士

这是一份“想上班就上班,不想上班就不上班”的美好兼职——— 网络代驾。

2013年1月1日,“史上最严交规”实施,酒后代驾行业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春天。也正是在这一时期,一场新兴的网络代驾应运而生。它们的操作方式类似于“嘀嘀打车”,一边是顾客、一边是代驾司机,依靠手机软件自由组合。

代驾司机大都是兼职,工作时间也集中在下班后。他们有着五花八门的本职工作,有人甚至是为了“过把瘾”、为了体验不同的车型而当代驾司机。

他们打开手机上的司机客户端,就算“上班”,关掉软件,就与这份工作无关。

网络代驾逐步兴起,但兴起的背后,也隐藏着运营及监管的隐忧。

由于没有太大的运营成本、没有娱乐场所的抽成,网络代驾比传统代驾的费用低得多。二者展开市场争夺战,甚至拳脚相向……

网络代驾

如果你是开着车来参加聚会,席间又喝了酒,离开的时候,你可能需要一名代驾司机。

这个时候,你只需要打开你的手机,点击事先安装好的A PP软件,很快,手机地图上就会显示出距离你最近的多名代驾司机的资料。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,选择其中任意一名,他会在最短时间内到达你所在位置。这就是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网络代驾。

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网络代驾A PP有十多种,包括e代驾、爱代驾、微代驾、滴滴代驾等,从运营方式而言,这些网络代驾大体上是类似的。

以“e代驾”为例,它已经在近100个城市开展并提供网络代驾服务。该公司副总裁张东鹏介绍,所谓的网络代驾和“嘀嘀打车”类似,客户和司机分别在各自的手机上安装用户端和司机端,通过网络定位匹配,代驾公司将距离客户最近的五名代驾司机的信息提供给客户。信息包括每位司机的个人情况、驾龄、代驾次数以及客户满意度等,用户可根据这些信息选择任意一位为其服务。当然如果不满意,还可以刷新代驾司机信息,公司将重新提供五名距离最近的代驾司机供用户选择。

公司变“中介”

与传统代驾相比,网络代驾的最大优势在于,其所拥有的代驾司机人数众多,代驾“门槛儿低”。

对此,张东鹏说,我们与传统代驾公司最大的不同是:公司与代驾司机之间的关系从雇佣变为合作。代驾司机可以有自己原本的职业,代驾可以是兼职,公司更像一个中间环节,公司本身不需要向代驾司机提供薪酬。这样,就可以在一座城市里面大量招收愿意进行代驾的司机。这样,数量庞大的代驾司机群体,将遍布于城市的任何区域。

什么样的人能当代驾司机?

“招收大量的代驾司机,并不代表谁都能够加入进来。”张东鹏强调,目前“e代驾”所招收的代驾司机要求具有5年以上驾龄,通过报名确认以后,公司方面将严格审核其个人信息,然后必须通过公司的面试与路面驾驶,这样才能成为代驾司机。

双方正式确认合作关系后,在实际工作中,代驾公司只是作为代驾信息的传递渠道,代驾司机获取用户需要代驾的信息后,自行前往用户所在地提供代驾服务,之后,代驾公司收取一笔信息费。在广州地区,代驾司机是按照最低5元、最高20元向公司给付信息费和2元的保险费。

司机大都兼职

今年34岁的阿许(化名)是一名汽车销售顾问,每天下午放工之后,他都会匆匆赶回家中,简单吃过晚饭后,又匆匆再次出门。然后,他会拿出手机,打开上面的“e代驾”司机客户端,从这一刻起,他有了另一个身份,一名网络代驾公司的代驾司机。

对于阿许来说,代驾的工作并不复杂,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刷新手机,等待客户召唤。“其实两份工作总的来说性质都差不多,都要去面对客户,只是一个用嘴去说,另一个用手去做。”阿许这样描述自己的白天与晚上。

阿许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和妻子育有一子,过着平淡的生活。去年底一次偶然机会,一位朋友向他介绍网络代驾公司的信息后,阿许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新想法。“反正晚上在家也没什么事,不如出来帮人开开车,还可以多挣点钱贴补家用。”阿许说。

和阿许一样,目前,广州地区从事网络代驾的司机,绝大多数都是兼职。

“e代驾”广州区负责人王有吉表示,目前来看,国内使用代驾司机的情况几乎都是因为驾驶者饮酒后无法开车,这也决定了代驾司机的主要工作时间集中在晚上7时至第二天凌晨2时之间。对于一个有正常工作的普通人而言,这个时间段刚好和他的休息时间吻合,也就是说,这份工作从时间而言,将不会影响到他原本的工作。在这种情况下,兼职无疑是最好的加入方式。

据“e代驾”副总裁张东鹏介绍,仅在广州地区,在该公司注册的代驾司机已经接近5000人,这中间兼职司机占了绝大部分。

不想上班,就可以不上班

这些兼职司机的第一职业五花八门,有从事其它驾驶行业的司机、一般公司白领、个体经营者,甚至还有一些公司小老板。

对于他们而言,选择这样一份兼职的原因多种多样,其中很多人是为了挣钱,也有不少人是为了找个乐子。

“我知道的司机里面,就真有这样的人,他就是喜欢开车,喜欢尝试不同的车型,但自己又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么多车,那么,这份代驾工作无疑给他提供了最好的解决办法。”张东鹏说。

尽管确实会有个别司机不为钱而开车,但不得不承认,这份兼职还是给更多的代驾司机提供了一份体面的收入。

“我也不会很刻意地找活干,反正晚上有空就会过来天河北附近转悠,有活就去接。”阿许说,一般情况下,他从晚上7时工作到晚上11时左右,如果能接到两三单活的话,那么一个月算下来,收入也有三四千元,这确实是一笔不错的额外补贴。

与此同时,在阿许看来,更为重要的是,这份兼职工作自由,“你想上班就上班,不想上班就不上班,工作与否完全由自己来掌握。”阿许强调,你上班与否的认定只是在于你是否打开了手机上的司机客户端。如果打开,系统就默认你进入待叫状态,从这一刻你就开始上班了,不能无故拒单。但只要你不打开软件,那你就与这份工作毫无关联。

冲击传统代驾

网络代驾的出现,很快冲击了传统代驾行业。

一位资深代驾司机介绍,目前市面上的传统代驾公司大致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由代驾公司招聘数名代驾司机,然后通过电话应召或者依靠固定的酒店、娱乐场所等“中介”接受代驾业务,为了保证速度,公司还有可能需要安排专门的后勤车辆送接代驾司机。

另一种则是在固定的酒店、娱乐场所,安排有代驾人员,或是由专门的驻场代驾将其承包经营。但无论哪一种情况,都要给中介或是相关娱乐场所“提成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这笔提成费用也必然会转嫁到代驾费用中去。加上传统代驾公司的运营成本,代驾费就更高了。

而在新兴的网络代驾中,所有中间环节几乎为零,所有中介成本和运营成本全部省去。甚至于公司本身只提供信息,也就是说,公司接收客户的代驾需求申请后,将相关信息发送给可以工作的代驾司机,将传统代驾公司可能出现的所有运营成本全部免除,价格自然便宜下来。

以“e代驾”在广州的资费为例,每天分为四个不同时段,以10公里为起步计费里程,最便宜的为39元,最贵的为99元,之后,距离每增加10公里,增加20元。

为此,南都记者做了一次实际体验,在晚上8点的时段,从广州越秀区大沙头附近使用代驾司机前往天河区岗顶,如果是传统代驾,费用约为200元;但如果是网络代驾,费用只有59元。对于这样的价格差距,传统代驾司机坦言,因为他们每接一单活,都要给酒店方面不少于50元的提成,所以代驾费也必然水涨船高。

正因为如此,当网络代驾开始发展时,与传统代驾行业间的矛盾显得尤为突出。

地盘之争

今年4月中旬的一个晚上,网络代驾司机阿许从天河北接到一单代驾生意,替客户开车,将其送至大沙头附近的一家酒吧。临下车时,客户提出让他在此等候,之后还继续由他代驾回家。“这里的场子都是有人控制的,代驾都是他们的‘自己人’做,之前就有我们的司机过来接单时被打过。”阿许说,正因为如此,他特意选择到酒吧对街的人行道边等候,也就是为了避免出现意外。

但阿许却不知道,就在此前的一个小时内,这家酒吧门口,他所在的网络代驾公司的同事中,已经有3人在此遭到不明人员的驱赶与殴打,好在因为人多,才未造成进一步伤害。

但幸运并没有眷顾阿许,大约晚上11时许,坐在路边等候的他突然感觉后脑位置一阵剧痛,然后眼前一黑栽倒在地。

当他再次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凌晨,就这样被人敲晕在路边长达近3个小时。虽然当时阿许并未看到袭击者的样貌,但他心里知道,被袭击肯定与代驾有关。此事之后已报警,目前警方仍在调查之中。

监管真空

有法律界人士提出,代驾这个行业在我国起步时间并不长,很多方面还是在摸索学习阶段。尤其是政府监管存在真空地带。代驾行业,无主管单位、无准入门槛、无统一标准。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是代驾公司、代驾司机还是车主的权益,都缺乏必要的监管和保护。

在目前的实际运营中,诸多网络代驾公司依靠的是自行监控。

针对目前市面上的代驾公司的情况,市交委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对交通车辆的管理仅限于运营车辆,如出租车、交通车、大客车等,而代驾的车辆属于私人车辆,跟运营车辆无关,因此交委无权对其进行管理。

那么,交警能管代驾么?

据记者了解,交警部门只是路面秩序管理、对交通违法进行执法和交通事故处理,一名代驾司机说,“只要开车不违法,交警当然管不到我。”其称,从事代驾一年有余,如出现交通违法,交警当然会处罚,但涉及营运资质等方面的情况,则从未与交警部门打过交道。

工商能管么?

广州市工商局一名负责人表示,商户登记注册网上代驾公司,只要带齐相关证件和经营场所证明,到工商部门申请办理营业执照即可,不需要经过特别的审批许可。

五问网络代驾

司机毁约怎么办?

“e代驾”副总裁张东鹏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,该公司有一套完整的代驾监管流程。一旦通过手机确认代驾司机后,双方都不得无故毁约,否则将会留下不良个人记录。如果多次发生,代驾司机将会被解约,恶意使用的用户也将不再继续对其提供服务。

司机绕路怎么办?

据悉,手机代驾软件系统将用G PS定位,全程监控路线,防止出现代驾司机绕路以增加路程的情况。

发生事故怎么办?

为了保证用户权益,在每一单代驾服务中,代驾公司方面已经为客户购买了一份价值百万元的保险服务,确保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。

罚单谁买单?

用户在使用代驾服务之后,一旦代驾过程中出现任何交通违规情况,需要交罚单,只需要直接联系网络代驾公司服务热线。在核实确认违规之后,首先将由代驾公司出面解决,再向具体提供服务的代驾司机进行处罚。

司机资质如何核实?

有业内人士还提出,针对代驾这样一个技术性工作种类,代驾公司所招募的代驾司机,缺乏必要的资质认证体系。而这些都是这个行业亟待完善和发展的方向。

人物故事:白天做主管 夜晚去代驾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杨师傅讲述他到夜场等客人时被保安驱赶推搡的经历。

广州网络代驾职业调查:一份想上就上的工作

 

5月15日20时30分许,珠江新城远洋大厦,代驾司机阿灿接单后,与客户沟通时间与地点。

5月15日22时28分许,代驾司机阿翔与客户接头后检查车况,准备关门起程。

晚上7时许,夜幕降临,马路上穿梭来往的车辆里,坐着已经结束一天劳累的上班族,而网络代驾司机们这时刚刚穿戴好工作服,盯着工作手机走上街头,开始他们一个晚上的工作。

不同于一般的代驾司机,在这个网络代驾司机群体中,不少人本身已经有着较好的经济基础。“我们的司机里头可是藏龙卧虎”,“e代驾”广州区负责人王有吉说,企业管理者、私人老板比比皆是,不少人甚至曾经叱咤风云,在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,凭着对驾车的爱好,带着一份微笑,投身到了这个行业。

做了半辈子司机现在当家做主了

姓名:老元(化名)

年龄:44岁

曾从事职业:军人老板司机工程项目主管

代驾状态:兼职

代驾年限:半年

老元,44岁,祖籍河北,人高马大。1986年至广州参军,在部队11年为军区领导开车,离开部队后为私人老板开车,后参与一些工程项目,在工地里,他也曾被人称为老总。如今老元投身到网络代驾行业。

“做了半辈子的司机,我喜欢这个行业,以前是替人家打工,现在我有了种当家做主的感觉”,老元的表情和言语都不多,每说一句话都做了一番思考。

给自己打工心里踏实

老元在网络代驾公司做了半年有余,之所以投身这个行业,是因碰巧在网上浏览发现了这一行业,做惯了司机的他抱着尝试的心理开始。这一做,心就安了下来。在他眼里,他并不是给公司打工,仅仅是借公司的平台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“除了上缴公司服务费,剩余的钱都是我的,生意也要靠自己争取”,这样的方式让他觉得轻松而自由。每天晚上7点多,老元就会打开工作手机,无需多时就会接到单子出发,穿梭在夜晚的广州城;大街小巷来来回回,时间不觉就到凌晨三四点,他还是没有回家的意图,“那会儿要是没单,就会跟熟络的同事们凑在一起聊聊天,分享下心得”,经常到了6点钟,他才踏上回家的路。

经济上,老元一个月靠代驾收入有七八千元,相比以前收入稍微少了点,“但那时候要全身心投入啊,我如今却很自由”。以往给领导、老板开车,不管一天之内什么时间点,必须随叫随到,除却司机的职责外,不时还得充当顶酒甚至保镖的角色。自己因此常年在外,无法照顾到家庭,“现在我下午都可以去接女儿放学”。

“要做好不容易,服务得好”,老元坦承年轻时性格好动,脾气也躁,但如今面对顾客,自己则要细心周到,才能得到对方的赏识。代驾过程,比如给客户开门,提醒客户带好贵重物品,和客人适当交谈。

但是代驾让老元还有其他的收获,“会找我们代驾的客人,不少都是层次较高的人群”,老元表示和对方的交谈令自己受益,抱怨自己读书少的他在44岁的中年,依旧能够乐观豁达地去接触新鲜事物,提升自己的能力。

经历生死重新出发

在外打拼多年,尤其是在经历过两次生死后,老元对人生的态度渐渐和缓。2006年,老元被诊断出患有睾丸癌,对于这个令男人难以启齿的病,老元笑着用一句“我现在是剩蛋老人”一带而过。得益于及早发现和治疗,老元继续自己的闯荡生涯。噩运在2012年又来到,一只小黑狗突然冲向老元驾驶的车辆,突然急刹车使得车身扬起,老元飞了出去,摔出10米多远,头顶也留下永久的伤疤。“如今我心态很好,只要健康快乐就好了”。

对比以往的工作,老元打趣现在是在调整时差,以便他日移民国外。这个44岁的河北汉子总是在言语间透露幽默感。

“有同事老抱怨哪天接单少了。我就说,咱跟上面的人比,老是抬着头,脖子很累的。所以我们多跟下面比,这心里头不就舒服了”,说完这话,新的单子已经来到,老元挥挥手,独自走向街口,身后潇洒地带了一阵风。

能开靓车又有钱赚

姓名:老杨

年龄:50多岁

曾从事职业:农场老板

工厂老板

代驾状态:兼职

代驾年限:半年

50多岁的老杨刚送完客人,风尘仆仆地从深圳回来。简单吃了点东西,老杨聊起入行的经过,这个儿子都已经30岁的中年男人笑着说,“在家里坐了好多年,没什么事做,看到儿子兼职后评价不错,我也就来了”,停在他身旁的,是朋友借给他长期使用的宝马轿车。

曾为“土豪”今代驾

聊到昔日的辉煌,老杨笑着摆摆手,“都过去了,就那样啦”。1994年,老杨获悉广州菜篮子工程后,在增城包了500亩地开设农场,那一次他亏了400多万元,“光摘菜花费的成本都高过菜价”。随后他又在白云开始了只做干货的工厂,路子越走越窄后终于也关闭了。几年后,他远赴湖南投资饮料生意也失败了,“最后还闹上法庭”。心灰意冷下,老杨再没有大手笔,只是做点小生意,生活虽然不差,但比上世纪90年代就开着奔驰320的日子,终究有些日落西山的感觉。

半年前,老杨的儿子建议父亲跟自己一起投身网络代驾行业,“只是兼职,收入不错,还可以锻炼身体,接触下不同的人,我觉得不错就加入了”,更让老杨高兴的,是这份没有什么压力的工作,还能让老杨开各种靓车,“以前我自己有司机,但他都是帮我喝酒,我喜欢自己开车,特别是好车”,这半年来老杨算是不亦乐乎。

代驾江湖 暗流涌动

“想当年,天河体育中心的南海渔村都是我饭堂”,拉回现实,今年3月29日的那次遭遇却让老杨唏嘘不已。当晚,老杨正跟在等单的儿子微信聊天,突然儿子微信消失了5分钟,“我赶紧电话过去,知道他被打了”,来到位于大沙头的face酒吧,老杨看到鼻子浮肿的儿子,还有另外两名同事。

“我让儿子去买两瓶水,他一走开我就发现有两个没穿工作服的保安朝我们走过来”,老杨喊着让儿子不要回来,路对面的两人开始冲向老杨。一路上对方边跑边打,老杨还踉跄了两次,但最终对方似乎因顾及他上了年纪没下重手,“事后我才得知,有一个工友被打到粉碎性骨折”。

短时间的冲突后,警察到场,“他们最开始让我们先去医院”,最后在几名司机的坚持下,他们前往派出所做笔录。一个多月来,老杨两次被传唤去派出所认人,指认出了两个打人者,但近期他到附近接单时,发现那两个人还在酒吧保安的队伍中。

帮人代驾,司机出现的主要地点无非酒店、饭馆、酒吧,老杨却表示他们公司的司机在酒吧附近地带非常不受欢迎,时不时就会受到威胁。

“为什么呢,我们抢了其他代驾公司的生意”,老杨解释,普通代驾服务起步价可能都要到200元以上,e代驾则是39元,从经济实惠的角度,顾客自然乐于网络代驾。普通代驾司机之所以能够排队在酒吧门口等候,是因为他们给酒吧缴纳了一定的费用,也会被酒吧优先介绍给客人。

“我们到了酒吧附近都不敢穿工作服……”,尽管如此,酒吧内的客人招呼代驾,仍旧是要进到吧内拿钥匙,这个过程对于司机就是一番考验。像身材瘦小的老杨,经常会被保安拦住赶出去,“就看客人够不够硬,经常一些小伙子就会害怕生事说算了,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再给我”,而遇到“够硬”的客人,保安也不会随意生事。

老杨就多次在大沙头一带被酒吧的保安骚扰,有一个晚上跑过来问我,老头,你还来,是不是想残废啊。他印象最深的一次,有个没穿制服的人找他“倾数”,一开头就是每个月6000块的“陀地”,“保护费这么高,我一个月才7000多元,怎么给得起”,没理对方,老杨照干自己的活。

多名网络司机均反映遇到过类似的情况。“e代驾”广州区负责人王有吉也向记者表示,这个问题十分严重,公司也希望积极解决,但暂时没有很好的办法。

做事总有风险,老杨在经历这些事情后还是笑着回答,“我觉得这行很好,我有满足感,我想做下去”。

“单王”有秘诀

姓名:阿灿(化名)

年龄:30来岁

曾从事职业:外贸企业高管

代驾状态:全职

代驾年限:两年

从广州分公司2012年8月份开始,阿灿就作为头批司机进入到网络代驾公司行列,一直做到现在,已经是元老级司机。“至今为止他做了2000多单,我们都叫他单王”,王有吉谈起阿灿,十分佩服他的业务能力,不仅如此,阿灿还不断给公司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。

听到这些,阿灿有些腼腆地笑了,“也不是什么单王,不过是多花点功夫研究下业务,掌握规律后干活效率高了”。谈到工作上的秘诀,阿灿首先表示,形象很重要,“我们是服务行业,客户对象也都是层次较高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找我们代驾”,仔细观察阿灿,他的裤子几乎没有褶皱,鞋带绑得漂亮,鞋面整洁,就连身穿的工作服都如新衣。“第一印象很重要,喝酒的客人大多出于应酬,自己形象得当,也让人感到舒服”,良好的印象有了,服务又能到位,回头客自然越来越多。

“喝了酒就不是常人,多少有点情绪。因此我开车过程会多跟客人沟通”,有了话题车内不显得沉闷,客人也对自己留下了印象,自己没准还能多结交人脉。此外就是服务的细节,比如他要求自己开车不能急刹车,防止客人酒后不适,还有代驾线路需要提前同客人商量好,“免得客人觉得我兜路”,对于称呼各方面礼仪细节,阿灿更是每次都要求做到最好。

在接完一单生意到达天河北路的喜聚K T V之后,阿灿开始在现场给经理分析这一带各家代驾公司的站位分布,同时还有该路段整体的人流情况,并建议在哪一个路口尽量多接单,“这就是他最厉害的地方”,王有吉表示。

“好多同事抱怨在海珠区接不到单,其实海珠是可以开拓的资源,关键是怎么去分析这地区的客人分布”,阿灿投身代驾行业之初,主要精力就是分析各个地区哪个时间点单子多,客户类型怎样,他打比方,客人从A去到B,那他自己到达B之后应该留下还是去别的地方接单,如今,阿灿根本不愁接不到单子,在记者与他相处的一个小时内,他每次下车10分钟后就可以接到新单。

阿灿曾是外贸公司高管,也做过投资,之前的事业失败后,他觉得在这个行业里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价值,也期待走得更远。

兼职体验奇葩人事

姓名:阿翔(化名)

年龄:40来岁

曾从事职业:公司中层管理

代驾状态:兼职

代驾年限:两个月

“挺好玩的,我现在也说服几个朋友加入了”,作为一家公司的中层管理者,阿翔加入代驾队伍才短短两个月,业务上还未摸透,收入不多,但这份兼职让他很兴奋。阿翔表示自己有房有车,经济不愁,但这份工作的乐趣在于让他体会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

“其实最开始是我叫了代驾,跟司机聊天才稍微了解这个行业”,既能挣钱,还能接触不同的人,体验不一样的生活,工作较为清闲的阿翔在家人和朋友的建议下也做起了网络代驾司机。

从业以来,有些事情着实让人哭笑不得。“有些开着豪车的人,看到就差0.1公里要跳表,但离他家小区还有几百米,他偏偏赶紧让我停表,真是锱铢必较”,有工友遇到类似的情况,不过地点刚好在桥上,车流又多,工友就跟客人商量停表,但是下桥再让他离车,“比如开到公交站我们也方便”。

做代驾司机,奇葩的事情总会有,阿翔记得,曾有两个女客人喝大了,“在东濠涌上面非嚷着要上厕所,我把车开到花园酒店旁边的星巴克”,这一等就是20分钟,阿翔随后才发现,客人居然在星巴克里头喝起了咖啡……这种让司机等候多时的情况经常碰见,有的司机还反映,客人喝大了没法下车,司机只能一直等到他醒过来,还有些客人甚至喝到得司机陪着去急诊打点滴。这些故事让阿翔的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。

AⅡ04-07

统筹 南都记者 张立璞

采写南都记者 张立璞 连楷 刘雪 张钊魏凯 实习生 黄醼菁

摄影 南都记者 黎湛均


相关阅读:
玻璃棉 www.amg5007.cn
推荐新闻
·网络代驾职业“冲击”传统代驾:司机兼职 监管真空
·张译为什么能拿白玉兰奖视帝 张译的演绎高超在哪里
·《秀丽江山之长歌行》袁弘“撩妹属性”爆棚 笑称请假赴林心如婚礼
·淘宝举办“地道湖北”活动推进湖北农村淘宝业务布局
·但一定要以提高公共交通的供给能力为核心,广西建立健康产业发展专项资金
·铁道部否认动车事故遇难外籍旅客获赔2.7亿元
·部分门店给单缸放水时会使用温度计,我们也被她顽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感动着
·亮出城市新名片 常熟国际智能汽车周正式启动
·安倍会晤意大利总理 将启动防卫装备与技术转移
·台资茶校连续8年承办涉茶外国学员培训班
排行榜
·网络代驾职业“冲击”传统代驾:司机兼职 监管真空
·交付汽车907万 大众汽车公布2012年销量
·还记得《少年黄飞鸿》里的叶世轩吗 ,他现在长这样了!
·坚持新发展理念 为决胜全面小康积聚新动能
·新动作:微软Surface Laptop成Win10固件“试验田”
·或定名瑞虎7 奇瑞T15最新内饰谍照曝光
·范志博冲击大银幕 为建国60周年献礼
·甘肃持续高温天气渐收尾 阵性降水天气增多
·质检总局:建议体温超过38度者推迟旅行
·张译为什么能拿白玉兰奖视帝 张译的演绎高超在哪里
新闻图片
或定名瑞虎7 奇瑞T15最新内饰谍照曝光
贾静雯为气丈夫 故意发暧昧短信 黄磊成为牺牲品
关于我们 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本站导航   |   网站留言   |   本站招聘